如何白手起家,3年上市?!| 一个“80后”的自白

2017-03-19

“去未曾到过的地方看一看,才知道什么是好。”

李宇,骏伯网络创始人兼CEO。不将就,不炒作,不盲从,一个草根创业者仅用3年时间,在零融资的情况下,带领团队登陆新三板(证券代码:835103),完成了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。

“80后”的李宇个头高大,面容和善,说话声中总是透着笑意,一个平实的理工男形象。他曾自我调侃:“我不擅长说自己,也没有什么故事。”

但事实上,从白手起家一路走来,整整5年,拼过、闹过、吵过、醉过、哭过的日子不计其数。用兄弟牛乾坤的话说“苦逼到没法说,一说就是一本书。”

一顿饭决定合伙人

李宇与牛乾坤(下称“老牛”)相识在2011年底的一次饭局中,当时李宇还在传统通讯业卖硬件,老牛刚刚经历第三次创业失败。两个喝得酩酊大醉的穷小子,因初现的移动互联网商机兴奋不已,大聊特聊,有了恰逢知己的感觉。

后来经过深入沟通,李宇更加笃定创业这件事。此前,他读过一本名为《浪潮之巅》的书,讲得是抓住技术革命的脉搏,即有机会成为未来商业的颠覆者。诸如IBM、苹果、阿里巴巴都先后被推到PC互联网浪尖。而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,也许会打造一个新的行业格局。

员工们说他极度追求完美,但李宇知道这是一种态度

把“价值”当信仰去创业

创业之初,李宇不断地想痛点、需求、市场到底在哪?

他看到,在移动互联网的新赛道上,一众企业都集中火力在线上厮杀,但很多APP不是昙花一现就是九死一生,有的甚至还没有出街便成为泡沫。这些对于投入很多人力、财力的开发者来说,造成了无法预估的损失。

一群患难与共的兄弟(右三为老牛)

所以,骏伯要反其道而行之,定位于为移动开发者服务,简单说即是移动互联网广告营销服务提供商。“去美国挖金矿的人不一定致富,但卖工具的一定有生存空间。移动互联网竞争的核心是流量,骏伯要成为开发者获取流量的助手。”

在他看来,这是一个未来十年的生意,而回归“价值本身”,提供好的产品和服务,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会变。

有时候成长需要“不自量力”

李宇是超级工作狂,公司上下有目共睹。一年365天,200天在飞,密密麻麻的飞行记录图写满了骏伯最艰辛的创业时光。最难的头两年,他们蜗居在民房的顶楼,没日没夜地赶项目,技术部的负责人创过57小时没出过办公室的记录,李宇的生日餐也只有一桶泡面……

当时,公司流行着一句话“你知道凌晨四点的广州吗?”

“我们看到过太多次太阳升起。”可以想象,一个没钱、少兵、没背景的草根团队,要想快速成长得有多艰难。

李宇回忆,三年多前,他们参与了一个大型运营商的手机助手项目,为各大营业厅做软件分发。他把这次中标形容为“蚂蚁吞大象”,合作开始之后团队的工作量大增,有时候刚刚通宵加班之后,睡了没两个小时,一个电话过来又要到营业厅为推广员解决问题。即使很简单的问题,也必须到现场处理。

而作为团队的领头人,李宇思考最多的是如何让骏伯活下来,最难的是每个月“发工资”。当时,老牛带领的市场部是公司唯一的进账,由于很多项目需要垫资,所以骏伯的开销远远难以负荷。公司每月10号发工资,李宇往往从头一个月20号开始四处借钱。

怎么度过最好的一天:充实、效率、愉悦

为了不影响军心,他要一个人扛住这种焦灼的情绪。他排解自己的方式,就是工作累到蒙头睡,睡不着就看书,杂七杂八的书,硬性切断自己与现实世界的联系。那两年,他好多次喝醉,一边要挖资源,找朋友帮忙,一边要攥紧拳头,憋着劲,带着兄弟往前走。

关于公司的运营问题,老牛和老李干过架、吵过、闹过,更会一起喝点小酒,甚至面对面流过泪。老牛说,你不能总在钢丝绳上跳舞,一有钱就投到新业务上。老李回答,不逼到极致,你不知道自己能做多大。

“不将就”的李宇,不盲从的骏伯

“两个屌丝创业一无所有,你不努力就被人干死,不成功便成仁。”老牛说,在最苦逼的13、14年,骏伯就在矛盾的跷跷板中发展,既要生存下来,又要不断地投入壮大,经济拮据到恨不得家里一有东西就往公司搬。

但令人惊讶的是,在这样的情况下,直至挂牌新三板,骏伯没有接受过一笔融资。这在处处追求先人一步,追求急速做大的互联网行业非常少见。李宇对此的解释是,“我们都是干活的人,不懂资本,希望基础打牢固一点,不能靠玩概念、贩卖故事去吸引投资,让投资者的钱打水漂。”

创业是个反复挨打直至脱敏的过程

但其实,这背后是他对公司发展方向和目标的坚持。

2012年到2014年,是移动互联网野蛮生长期,资本泡沫明显,很多投资方急于让投资企业做大,一味追求用户体量、业务规模的增长。这样的盲目扩张,与骏伯脚踏实地的理念背道而驰。作为一个唯价值创造至上的人,李宇判断一个产品的标准是“创造价值,分享价值”,他将“不将就”定义为骏伯的商业态度。

去未曾到过的地方看一看

经过近5年的发展,骏伯的口碑影响力发挥出指数级效应。它凭借对APP推广的专业手法,与vivo应用商店、百度手机助手等一线应用平台深度合作,并以广州为中心,布局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湖南、四川等城市,成为移动互联网行业最具成长性的企业之一。

2015年12月24日平安夜当天,骏伯正式挂牌新三板。李宇、牛乾坤,还有COO谢敬徐刚好都在上海出差。那晚,他们聚在一块,3个人喝了7瓶黄酒。

李宇问兄弟们:“激动吗?”

老牛说:“没感觉。”

李宇再追问:“这么大的事怎么没感觉?”

老牛说:“我们就像是一群人,苦逼做一件事,在等一个结果。”

那场电梯里的短暂对话,最后变成三个大男人之间的“干架”。

李宇曾用4个月将一位北京区负责人招入麾下,他笑说“自己追男,不追女”。

“因为我不激动,他就特别不爽,我说不爽就打一架吧。”其实,老牛完全理解李宇的激动。这么多年来,如何让骏伯活着、如何让版图越来越大、如何抵抗住诱惑、如何让每一个人都不掉队......李宇不敢停歇,以至于落了一身病,错过了大儿子成长的诸多第一次.......

李宇特别喜欢一句话,“去未曾到过的地方看一看”,这样才知道什么是好的标准,什么是更广阔的天地。2016年步入稳定期的骏伯开始发力,除了已经成熟的应用分发领域外,在活动营销、支付平台、游戏、海外、IOS等板块布局,真正提供全生命周期服务体系。

他的野心和梦想,是带领骏伯走向国际,成为知名的移动互联网服务商。

无比寂寞的勤奋,不断挑战认知的障碍,以及源于未来的自信......他要和兄弟们抵达更远的地方。